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纳晶科技:市场竞争激烈,但有诸多变数

2020-09-25 11:03
安福双
关注

目前阶段,光致发光的 QD-LCD已经商业化,全球每年几百万台量子点电视的销售量。

按照 IHS Market 的预测,全球 QLED TV 2020 年和 2021 年的销量较 2019 年会有 57%和 103%的增长。

全球市场研究公司 Fact. MR 预测量子点显示市场从 2019 年至 2027 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会维持在 30%以上。

根据DSCC的量子点显示技术和市场展望报告,量子点显示屏的出货量预计将从2020年的1060万台增至2024年的2800万台,复合年增长率为27.5%。

在此领域,纳晶科技是国内的先行者。

更长久的未来,电致发光的QLED 成熟后,前景也非常广阔,更具革命性。纳晶科技也有布局:2019年报显示已经初步探索并优化了电致无镉量子点材料的合成,其外量子效率、器件寿命均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2019 年 9 月 11 日,纳晶科技全资子公司纳晶美国公司连同美国阿肯色大学理事会向美国特拉华州联邦地区法院对美国 Nanosys.Inc 提请诉讼。被告 Nanosys.Inc 在美国生产量子点材料(包括但不限于Quantum Dot Concentrate?, Heavy Metal Free Quantum Dots, Hyperion? Quantum Dots)的行为侵犯了US7105051 专利权,该专利由美国阿肯色大学所有,授权给纳晶美国公司独占许可权利。

Nanosys可是量子点材料的全球龙头,纳晶科技硬杠Nanosys,主动诉讼其侵犯专利权,在国内企业中少见。

看研发:

78项发明专利,14个博士,102个研发人员,占全部员工半数,这是非常典型的科技创新企业。

然后看创始人:

彭笑刚,男,1964 年 2 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博士研究生学历,教授。1994 年 6月至 1996 年 7 月,就职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继续博士后研究;1996 年 7 月至 1999 年 6 月,就职于劳伦斯国家实验室;1999 年 7 月至 2003 年 7 月,就职于美国阿肯色大学化学和生物化学系,任职助理教授;2003 年 8 月至 2005 年 7 月,就职于美国阿肯色大学化学和生物化学系,任职副教授;2005 年 8月至 2009 年 6 月,就职于美国阿肯色大学化学和生物化学系,任职教授;2005 年 1 月至 2009 年 6 月,就职于美国阿肯色大学化学和生物化学系,任职查尔斯-克丽蒂侠露化学讲座教授;2009 年 6 月至今,就职于浙江大学化学系,任职教授,同时任职纳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彭笑刚教授长期从事溶液量子点合成化学、配体化学及应用研究,是该领域的国际领军人物,他发明的量子点及纳米晶合成方法、机理及合成路线,是目前学术界和工业界的标准技术,其相关专利奠定了量子点应用的基础,在国际上被上千个研究机构采用,并成为量子点工业化生产的标准方法。发表论文160余篇(其中以通讯作者发表Nature 1篇、JACS 43篇),被引用超过50000次(Google Scholar数据库)。

2019年国际显示周(SID Display Week 2019),纳晶科技董事长彭笑刚和京东方董事长王东升一起荣获SID年度大奖。

因此,纳晶科技技术领先,研发实力强大,所处行业前景很光明,有机会未来科创板 IPO。

但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新技术在落地应用的时候并不会一帆风顺,纳晶科技也不会因为有领先技术就一路高歌猛进,因为商业世界可不只看技术。

量子点电视商业化缓慢

2013年,索尼就推出了量子点电视。

2014年,国内的TCL也推出了量子点电视。

当时,很多业内人士很激动,比如有机构预测:2018年,量子点电视全球出货量有望增至1870万台。

实际销量如何呢?

根据IHS Markit的数据,全球量子点电视2019年销量是600万,2019年全球TV市场的总出货量为2.4亿台,量子点电视的渗透率为2.5%。这个比例还非常低。当然,相对于竞争对手OLED,量子点电视销量高的多。国内市场没有找到数据,但是根据TCL和海信的数据,大概也就是100多万台。

不过,这个销量离前几年大家几千万销量的乐观预期,差距甚远。

自 2017 年度起纳晶科技的主导产品量子点膜已经批量向用户出货,2018年和2019年的增长率还不错,但并不突出,因为增速落后于行业,落后于三星。

为什么很看好的量子点电视普及速度没有达到预期呢?

首先是价格,由于量子点目前主要应用于55寸以上的电视,所以一般价格都在万元以上。对于很多普通家庭来说,这个属于高端产品,因此销量有限。当然,现在量子点电视逐渐向中端进入,价格也不断走低。2020年,TCL推出了C8至臻QLED TV,采用量子点Pro 2020技术,价格从55寸7999元、65寸9999元,到75寸12999元不等。

但是TCL  55寸的液晶电视,最便宜的一款是1999,这中间是几千元的差距。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量子点电视虽然技术参数更好,但是肉眼并不会感觉差距很大。那为什么不买便宜实惠的液晶电视呢?

要卖出高价,需要电视厂商具有品牌溢价。但是国内电视企业都是靠价格战起家的,尤其是量子点电视的主推者:TCL和海信,品牌溢价能力不是非常强,中低端产品可以卖出去,高端电视很多人还是首选三星、索尼这些国外品牌。但是呢,不管是三星手机或三星电视,这几年在国内市场的音量越来越小,存在感越来越弱。索尼则是大力搞OLED。所以国内市场起量慢。

Nanosys面向全球市场,而纳晶科技目前的客户只限于国内企业,因此也就是20%、30%的增速。

量子点电视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

从显示技术上来说,除了量子点,还有OLED、激光、Mini LED、Micro LED等显示技术正在崛起。

从目前市场的概况来看,量子点电视目前的体量略胜一筹,但是大部分市场被三星独家霸占,市场占比超过90%,未来的不确定因素还很多。主要的参与者就是三星和TCL,厂商数量少,不过三星、TCL电视市场份额一个是全球第一,一个是全球第三,举足轻重。

OLED市场,品牌众多,LG、索尼、创维、海信、长虹、飞利浦、康佳等国内外家电大厂争相进入,2020年增长幅度都达到50%以上,从未来趋势来看将稳步增长。

激光电视增幅非常大,但是基于小,短时间内很难撼动量子点、OLED的地位。

综合来看,创新显示技术市场百花齐放,目前主要是量子点和OLED技术的较量。OLED电视虽然现在出货量不如量子点,但是差距正在逐步缩小。这两年在超高端市场,量子点电视一直被OLED打压,市场份额不断失去。

所以,现在还不能说量子点电视一定可以领先。鹿死谁手,犹未可知。另外,Mini LED、Micro LED等技术也是变数。

以上是行业的问题,纳晶科技自身也被各种问题缠身。

战略上没有聚焦,企业管理缺乏经验

量子点作为一种新材料,用途广泛。2014年,纳晶科技年报中写道:

公司未来两年的主要业务的经营目标均围绕着量子点材料的研究、应用技术和工艺的开发和应用产品的开发、生产和销售来进行。具体分为 3 个方面:

① 新材料:无镉量子点研究取得突破,具备进入应用开发的性能要求。

② 应用技术和工艺的开发:量子点材料在主动发光器件的研发取得一定进展;无镉量子点生物偶联标记取得突破。

③ 应用产品的开发、生产和销售:量子点光转换元件进入显示器应用;量子点荧光免疫定量检测试剂进入市场;量子点照明产品实现商业应用。

纳晶科技一直在显示产品、照明产品、生物多个领域推进。但是,一直到2019年,除了显示产品有几千万的收入,其他领域只有一两百万的收入。

纳晶科技本应该在探索一年后,就砍掉还是商业化早期的应用方向,聚焦到商业化成熟的现实产品线上。但是,纳晶科技直到2020上半年,才将全资子公司北京纳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100.00%的股权转让,裁掉生物方向的研发人员,砍掉生物这条线。

具体原因公司解释的很清楚:公司全资子公司纳晶生物因商业化进程缓慢,不能形成稳定的营业收入导致收入成本倒挂,自 2012年设立起多年连续亏损,量子点生物检测业务已严重拖累公司业绩,面临破产的风险。因此,经慎重考虑本次处置以出售纳晶生物股权的方式进行。

对于一个创业企业,早期可以多探索下方向,但是一旦方向清晰了,就应该聚焦,毫不犹豫的砍掉其他杂乱业务。因为创业企业的资源是非常有限的,应该把人才、资金等资源聚集到最核心的地方去突破。

纳晶科技如果可以早两年砍掉生物线,应该会发展的更好。

这说明企业管理层对于企业的实际运营,经验不是很丰富。

实际控制人是彭笑刚、高磊生,董事长彭笑刚是化学教授,专家型人才,技术厉害,管理方面应该还是欠缺经验;总经理高磊生是做投资的,没有实业运营经验。

因此,公司高管层缺乏一个有丰富企业运营管理经验,在把尖端技术进行商业化方面很厉害的人才。

这从公司2019 推出新产品量子点护眼平板PurePad也可以看出。

纳晶科技的优势在于上游量子点材料,核心应该是提高量子点材料的良率和产能。但是,目前纳晶科技的量子点材料还难以和国外同行Nanosys竞争,因为国内的量子点膜企业多数都是和Nanosys合作。

纳晶科技从上游进入了中游量子点膜领域,但是这个领域竞争激烈,门槛不高,有了上游的量子点材料、量子点胶水、阻隔膜,很多做光学膜的都可以进行生产,比如道明光学(002632)、激智科技、康得新、长阳科技(688299)、双星新材(002585)、惟怡科技、中科纳通、星烁

纳米、南京贝迪等等。因此,量子点膜的价格应该会下降非常快。同时,量子点膜的下游客户高度集中,目前主要是TCL和海信,单个客户的订单量较大,因此更具有议价权。纳晶科技在这个领域,面临着应收账款高、价格和毛利率下滑的困境。

2019 推出新产品量子点护眼平板PurePad,直接介入下游消费电子产品,更是一个败笔。因为消费电子是C端产品,销售渠道和方式和量子点材料、量子点膜完全不同,公司也没有任何的经验。单独一个量子点护眼概念的平板,靠一个创业公司,是推不动的。这个产品未来必然无法起量,然后慢慢消失。

这个从京东上惨淡的销量也可以看出,最多几千的销量,而且不少明显是刷量刷出来的。

从PurePad的定价可以看出公司的商业经验不足,新品牌的价格居然比同样产品的华为还价格高几百元。这怎么卖的动?

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

全球能量产上游量子点材料的主要是Nanosys、QD Vision、Nanoco 和纳晶科技。

量子点材料的设计和制备,是整个量子点显示产业链中技术难度最高、价值量最大的环节,目前全球仅有美国Nanosys、英国Nanoco、美国QD Vision(被三星收购)和杭州纳晶科技四家公司有核心专利。

美国 Nanosys 公司,2001 年成立,成立后融资超过 1 亿美元,2013 年与 3M 公司合作,发布量子点光转换膜产品。Nanosys 公司 2013 年的产量为每年 20吨(含量子点的浓缩液)。Nanosys是三明治结构量子点膜的发明者,薄膜式量子点背光源(QDEF)。QDEF主要由Nanosys公司主导,目前市面上所谓的QLED产品大多都是这种形式,很多量子点膜企业,都是采用 Nanosys 的量子点材料。目前,该公司经营着世界最大的量子点纳米材料工厂,2018年产能超过25吨。此外,Nanosys拥有全球600多个已发布和正在申请的专利或独家许可权,技术实力可见一斑。Nanosys控制着全球量子点市场的90%以上。该公司预计,其客户将在2020年根据其技术出货量超过1000万台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显示器和电视。如今使用这种技术的品牌包括宏碁、华硕、惠普、海信、三星、TCL和Vizio。

3M公司与Nanosys公司合作开发出量子点膜产品。由于量子点膜市场主要集中在中国、韩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3M的产品价格、技术服务很难满足客户需求,已经退出。

日立化成与Nanosys合作,采用Nanosys的量子点粉体结合自主开发的树脂,加工成量子点膜产品,目前主要在日本本土和台湾地区推广。

激智科技与Nanosys合作,采用Nanosys量子点粉体涂布量子点膜,目前产品应用于TCL、兆驰股份等客户。

道明光学子公司华威新材自 2016 年起研发量子点膜技术,并在 2017 年与 Nanosys 达成合作,是国内较早一批进行量子点膜研发的企业之一。目前公司已初步具备了规模化生产量子点膜的能力,量子点膜的生产能力达到 300 万平/年。

美国 QD Vision 公司,2004 年成立,成立后融资 8000 万美元,2013 年发布的量子点背光管应用于日本 Sony 公司的电视机, 已经被三星收购,估值 4.5 亿元。QD—Vision于 2013年率先实现了量子点电视应用,采用的是量子点管技术,管式量子点背光源(QD Tube)。三星收购QD Vision以后,也进行量子点膜的加工,但基本都是内部供给三星。

英国 Nanoco 公司,2001 年成立,成立后融资超过 4000 万英镑。Nanoco从成立之初就致力于无镉量子点开发及应用,应用于照明、光伏和显示行业。Nanoco积极与日本、台湾、中国大陆企业合作,共同开发无镉量子点膜等产品,合作公司包括华宏新技股份有限公司、康得新等。2018年,Nanoco 年产能 4 吨浓缩液。

2014年,纳晶科技有一条量子点生产线,可年产10吨量子点浓缩液。

在2018年的国信证券的研报中披露,纳晶科技量子点浓缩液总规划 150 吨,可供应 55-60 寸电视 3600 万台,第一期预计建设 30 吨,对应 720 万台电视。另外还有100 万平米自建量子点膜产线。

2019年,纳晶科技的光学膜产能是50 万平/年,实际生产量子点膜 44 万平米,产能利用率是88%;量子点胶水是50吨/年,但是产能利用率非常低,才8%。2019 年

2020 年预计打样及生产销售量子点膜 135 万平米。

另外,国内还有其他量子点材料企业:苏州星烁纳米科技有限公司、广东普加福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北达聚邦科技有限公司、厦门玻尔有限科技公司、张家港海纳至精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等十余家公司。

最大竞争对手Nanosys专注量子点材料,积累了非常多的专利和技术,然后和中游的量子点膜企业进行合作,是一种轻模式。而纳晶科技是全产业链运作,既生产量子点材料,也生产量子点膜,还介入下游平板电脑,是一种重模式。对于创业企业而言,轻模式跑的更快,合作伙伴更多,竞争对手更少。重模式则相反。

量子点电视的两个主力选手:三星和TCL,也是全产业链运作,但是他们规模庞大,掌握着下游电视市场的高份额,垂直整合的全产业链有利于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三星收购了量子点材料企业QD Vision ,还有自己的量子点面板。TCL有自己的面板企业:华星光电,在量子点显示领域的公开专利数量已居于全球第二,超过1200件,并形成了涵盖材料、器件结构、墨水和工艺的全产业链自主知识产权体系。因此,不排除TCL也会自己介入上游量子点材料的生产。如果那样,虽然量子点电视的增长很可观,但桃子会被三星和TCL摘了,纳晶科技并不会受益多少。

公司披露:2011年公司全资子公司纳晶(美国)公司支付1,400,832.87美元取得美国NN-Labs,LLC(以下简称“NNL”)100%的股权,自2011年8月31日起,本公司对该公司拥有实际控制权。2019年三星对QD-OLED启动大规模投资,基本实现了量子点显示产品的产业化,抢先占领了市场。三星、Nanosys等竞争对手对子公司NNL的市场份额形成极大冲击,原有客户几乎流失殆尽,业务极度萎缩,2019年NNL员工除个别员工转移到纳晶(美国)公司外,已基本全部离职,NNL不再开展生产经营业务,生产经营全面停滞,未能取得销售收入。基于此,公司对商誉全额计提减值准备。

糟糕的公司治理

为了融资,公司不断进入增发,稀释股权,导致实际控制人目前持股比例太低,合计控制公司仅仅 20.26%的股份,导致很多重大事项上并无决策权。

2015年之前,天图资本、TCL均投资了纳晶,不过2015年纳晶引入了新投资者:鸿商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目前前十大股东已经看不到天图资本、TCL的身影,要么全部退出,要么大部分退出导致持股比例极低。

鸿商集团系是纳晶科技当前第二大股东,合计持有纳晶 19.00%的股份,这和实控人股份比例相差无几。鸿商集团推荐童晓怡、袁青松担任纳晶科技的董事。

2019年,鸿商集团和纳晶打起了官司。

原因:2015 年至 2016 年间,原告与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中信信托公司” 或“受托人”)签订了 3 份《资金信托合同》,作为委托人指令受托人中信信 托公司分别向被告宁波新荟菁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被告一”) 提供了 1 笔贷款、北京鼎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被告二”)提供了 2 笔贷款。后受托人与被告一、被告二总计签订了 3 份《人民币资金贷款合同》。被 告一、被告二未按照上述《人民币资金贷款合同》的约定清偿贷款本息。原告 与被告一、被告二、彭笑刚(“被告三”)及高磊生(“被告四”)于 2018 年 9 月 15 日签订了案涉《纳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投资框架协议》(“《框架协 议》”),《框架协议》对被告一、被告二的贷款偿还义务进行了确认,并对原 告要求被告一、被告二转股的权利及被告一、被告二的股份转让义务进行了约 定。现被告一、被告二对于其在《框架协议》项下的合同义务仍未能按约履行。

简单的说,就是二股东借钱给公司实控人,但是实控人没钱还,于是撕破脸皮打官司。

然后,2019年实控人减持股份,所得资金全部用于归还贷款,以尽快解 决与股东鸿商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合同纠纷诉讼。

法院判令被告向原告偿还贷款本息 8334万元,罚息和复利 840万元,共计 9174万元。截至2019年12月,上述款项已全部偿清。

虽然实控人把贷款还清了,但是也付出了失去股份的巨大代价。

2020年,纳晶计划进行定增,鸿商集团及汇桥投资通过现金以每股 4 元的价格认购纳晶科技定向发行的15,011,815股新增股份,向纳晶科技支付认购股款总额为60,047,260元。本次收购完成后,则鸿商集团及汇桥投资合计持有纳晶科技发行后共 30,023,630 股,占比 20.15%,鸿商集团成为纳晶科技第一大股东。定增完成后,鸿商集团超过公司股东新荟菁、高磊生和彭笑刚合计持有的 15.44%的股份。因此,彭笑刚和高磊生合计可实际支配的公众公司股份表决权已不足以对公司股东大会的决议产生重大影响,纳晶科技将变更为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所以,定增完成后,原来的彭笑刚创始团队就失去了控制权。公司未来的发展会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

除了二股东和实控人有矛盾,小股东也有。

2020 年 3 月 19 日,公司召开了 2020 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并于 3 月20 日披露了有关股东大会决议公告。王狄参加了前述股东大会并对《关于审议<公司定向发行说明书>的议案》及其他三项相关议案投了反对票,认为其严重损害了王狄的利益,故起诉要求撤销股东大会决议。反对的原因可能是低价定增,因为此次定增给纳晶的估值只有6亿左右。而上一轮定增,纳晶的估值为15亿。

不过此次定增如果顺利完成,纳晶可以还完贷款,也有更多钱投入研发,解决资金上的问题。

最后看看估值:

2020年,如果按照公司预估,可以实现1.64亿收入,按照35%的毛利率,大概率是5740的毛利润,但由于支出巨大,可能净利润仍然是亏损的,或者略微扭亏为盈。

2021年有望实现盈利。

由于定增完成后,实控人发生变化,因此两年内无法进行IPO。那么,一切顺利的话,2022年可以申报科创板IPO。

假设2022年营收3.6亿(50%的年化增长率),净利润率15%,那么净利润为5400万,参考道明光学25倍PE估值,市值有望达到13.5亿。

当然,实际情况不一定这样,还面临着非常多的变数,比如产品价格下降很快,导致净利率低于15%;量子点市场增长不达预期;TCL自建量子点材料;管理团队发生较大变化等等。

【特别说明】文章中的数据和资料来自于公司财报、券商研报、行业报告、企业官网、公众号、百度百科等公开资料,本人力求报告文章的内容及观点客观公正,但不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等。文章中的信息或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人须对任何自主决定的投资行为负责,本人不对因使用本文内容所引发的直接或间接损失负任何责任。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Advertisement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