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华星陈鼎国:有机发光显示技术的机会和挑战

2016-09-23 08:43
小鱼时代
关注

  以下为华星光电技术有限公司研发中心资深总监陈鼎国的演讲文字实录:

  各位领导,业界的朋友大家下午好,很荣幸有机会这边跟大家就有机显示的工作进行探讨。

  基本上华星光电是TCL的子公司,在全球排第三,中小产品排第五,相当于国际公司,华星光电以效率领先的执行力创下了好的成果,到目前为止有三座厂已经建设完成,正在量产中,在2014年武汉华星也建立了一个中国六代的系统,这个是做高端的LCD产品,月产量3万。华星光电的行业地位来说,全球电视平板大概占了9%,2015年华星光电在中国6大电视机品牌厂商采购份额中占比23%,连续两年,排名第一。中国大品牌过去两年大概都是有限的,以营业利润这个指数来看的话也是领先同行的,对国内国外的申请都排在前面。

  从全球显示的面板上来看的话,基本上是一个成长的趋势,但是其中的手机成长是最大的,这个趋势尤其明显,是从出货的记录来看将近3倍。从技术的趋势来看,以中小显示分为三个大块:Image Quality、Formfactor、Eco and User Friendness等,一个是外形,甚至可以折叠,不容易破,这个对使用者是一个很好的有点,另外一个就是环保和使用相关联的一些,还有健康种种。

  我们如果看过去主要的智慧手机的产品趋势,中国很多厂家大尺寸的智慧手机出来占比也很大,红色的线是OLED,三星也比较大,所以苹果还是顺着大势方向来造,确保他的营业额,早期苹果非常的成功,他号称是能源的极限,实际上他并不是能源极限,他有非常多的功耗顾虑。早期因为ppi因为技术的限制,实际的ppi还是比较低的,随着工艺的改进,他输入红色的ppi可以达到400,视觉上可以达到570左右,同样如果看中国的一些厂家,在高新区上面也出了非常多的产品,这些东西都对两大智慧手机的品牌很的的压力,这也是苹果为什么在压力之下做了一个调整,改变了一个调整方向和策略的原因之一。

  我们再来看三星,过去业绩一样低下,为了确保领导地位,他把已经成熟的玻璃基往中间推,这也是为什么在过去两三年看到他,就由其他的产品上提供给他们,从LCD到OLED,从玻璃基为主多渐渐的,最近有一些柔性的产品提供出来。因为有一些新的LCD的产线,现在如果从价值来看,LCD的价格在下降。三星同样把价格压的很低,所以真正获利的是OLED产品,从全球来看,大概八成以上都是这个OLED手机。

  以OLED的产能来看,当然现在是韩国,随着这些新的产能的投入,大概在2018年,中国和日本慢慢的会占一些份额,呈现出一些效果。现在很多公司都乐观的投入一些OLED,在未来可以看到中国的份额持续、快速的增大。

  OLED是未来中小企业的趋势,但是目前关键技术,事实上都还掌握在国外厂商的手上,中国最高端的投入,事实上刚刚才起步,所以还有很多的挑战需要来克服。我们如果从挑战面来看的话,玻璃基跟现代的局部弯曲的柔性OLED,实际上它里面的结构跟以往材料实际上是有很多不一样的,在未来可折叠的,或者柔性的,它的特性种种要求是不一样的,随着不同的产品需求,他需要的材料、工艺、设计也会不一样。我们简单的来看一下OLED柔性工艺,上面盖的盖板,然后把它取下,下面也也要盖起来,然后做一些切割,然后完成最后的产品,在整个环节当中来看,事实上在每一个环节都有重要的关键去满足它。柔性基板需要稳定的一个制程工艺,OLED需要一个高效率、高寿命的一个器件,当然保护它是非常非常的一个环节。

  从未来柔性的产品看的话,有很多柔性的部件需要开发,有些东西还没有完全的成熟,当然它整体的一个力学设计也是非常的关键,如果看OLED它挑战,最大的挑战原因因为他这个器件的驱动是不一样,跟LCD不一样,它的光源是从配光来的,满足它穿透的穿透度。所以,OLED驱动最少需要两个主机,为了得到稳定的特性需要6-7个,因为这样子,事实上它也是对OLED很大的一个限制。

  如果从OLED和Flexible比的话,PI基板上的特性和玻璃基板上的没有差异。OLED如果封装的话,它是需要玻璃基来封胶,但是柔性就需要薄膜封装。如果从不同形式的Flexible,它的盖板跟OLED,还有胶,它产生的弯曲度不是很大,折叠它更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一个情况,如果是内折,它外面是一个压力,如果是外折是一个减应力。随着产品定义的不同,使用方式的不同,整个涉及很材料,还有部件都是不同的。

  我们如果从Array来看,它这个当中有种种要避免Bubble,包括变形。如果从ELA来看的话,它是最关键的一个制程。它在扫的时候,每一个上层跟下层都会发生变异。Mura,它的设备系相当不一样,我们也可以做的不一样。

  OLED发光的角度来看,它的截面等方面都可能非常敏感。FMM,它的制造工艺,它做的这个精度,做完之后要固定在上面,如果没做好的话它的素也不会好。另外,在蒸镀当中,蒸镀机的整个结构设计,包括对温度,对金属制造的种种影响,可能会造成扭曲、减少寿命等等现象,所以这个是一个挑战的地方。

  如果从封装来看的话,玻璃基的封装是用玻璃胶,加高温去烧,但是这样的东西他没有办法完成,所有产品都用这个方式,它是一个量产问题,但是柔性它是要改变这个封装,主要的工艺现在很多是CDE来做,现在很多制程工艺都在开发当中。

  如果再看触控,它很多东西也需要调整,包括柔性的基材,甚至用的胶,都要能够符合需要的机械的特性。现在有非常多不同的深色材料,包括从传统的ITO和Carbon Nano-Tubes等,都是很多厂家重点开发的领域。

  如果从模组,对柔性模组的工艺来看,因为它都是PI,所以切割会有非常注意,更重要的是它如果来做取下,当然它是柔性期间的时候,你要用COT制程,有种种不同的讲究,当然从模组的制程,它跟触控还有差别化,也都有相关的一些需求。从取下技术来看,比较主流的一般是LASER,从下面逐步的汽化和改变,这个好处就是没有什么改变,最后会造成你想要的效果,本身它是比较低的一个工艺,在线研发进行的是用机件取下,它做小量的产品,它可能是比较便宜的一个工艺。

  如果以玻璃基的OLED,它主要的是用改制的来做,但是一旦用到Flexible的话,能够用塑料来做不同的产品,然后来达到它的强度,这个是还没有完成成熟的领域。

  以华星光电在做OLED这样一个现状和规划的时候,我们在合工大在做玻璃基的研发,我们主要是做工艺的研发,主要是玻璃基的OLED,在武汉我们已经做了小量的线,包括封装,包括模组种种,六代的也是在武汉开发。

  深圳主要是在电视上面的研发,从早一代30.5寸的Glass到65寸的,中小从早期的0.5寸到最近耐温的特性产品开发,未来准备在柔性产品上面做量产,以产线的规划,我们现在已经有一条研发线,明年4月就可以有量品产出。

  简单的总结,柔性的OLED跟未来快速成长的OLED有一个很大的契机,OLED跟LCD不同,也有非常多的挑战,必须要克服才能够达到量产。三星它需要维持领导的情况,所以他做了非常多的动作,在影响供应链。如果中国要做长期的竞争,供应链是非常重要,华星非常投入,也希望在这个地方奋战,跟各位同仁一起把它做大,最后感谢我的同仁们在这个上面做的一些贡献,谢谢大家。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