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显示网

新型显示

正文

虚拟现实技术:无需杀手级应用就能发展壮大

导读: 我们用很长时间来适应虚拟现实技术的存在,它可能会改变游戏、电影、电视、音乐、设计、医学、性、体育、艺术、旅行、社交网络、教育及现实。

  在1783年12月一个寒冷的早晨,有大约40万人聚集在巴黎杜乐丽花园见证世界上首次氢气气球载人飞行。雅克·查尔斯(Jacques Charles)和他的助手尼可拉斯-路易·罗伯特(Nicolas-Louis Robert)携带着水银气压计、一些沙袋和几瓶香槟,乘着气球爬升到了1800英尺(约合550米)的高空。

  “全身起飞带给我的欢乐超过了所有的事,”查尔斯后来写道,“我觉得我们正在飞离地球,远离所有的麻烦。”

  而在地面上,人们对此的感受则充满了矛盾。时任美国驻法国大使的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从他乘坐的马车看到的一幕,他的一位同伴对此不屑地表示:“一个气球能有什么用?”富兰克林立即做出回应:“那么一个婴儿能有什么用?”

  他的观点是:你的想法还不够大。

  时任英国皇家学会主席的约瑟夫·班克斯(Joseph Banks)在收到富兰克林的信件之后才首次得知此事,他也想知道这些气球的实际用途。他一开始想到的是地形勘探和军事侦察,但是除此之外他开始质疑气球是否真的“有益于社会或科学”。班克斯提出了一个应用实例:创造一个使用气球减少马车负重的系统,通过这个系统可以将拉车马匹的数量从八匹减少到两匹。

  富兰克林则更有远见地指出,气球可以为“自然科学中一些目前我们尚没有概念的发现铺平道路”。他还将气球与“电磁”相比较,“电磁最初只是被当成娱乐实验”。

  困扰气球的短视同样也在困扰着虚拟现实技术

  困扰氢气球的短视同样困扰着当今最璀璨的技术之一——虚拟现实技术。当Oculus启动新的虚拟现实革命的时候,它曾表示自己的设备“专为视频游戏设计,能永远改变人们对于游戏的思考方式”,这个观点一直没人提出质疑,人们都认为虚拟现实设备只能成为高端游戏配件。就好像是一块新显卡或性能更好的电视,它将是对现有游戏显示技术更合理、实用的改进,就好像用气球改进马车那样。

  我们已经用了很长的时间来适应虚拟现实技术的存在,该技术更高的可能性也开始被人们提及,它可能会改变游戏、电影、电视、音乐、设计、医学、性、体育、艺术、旅行、社交网络、教育以及现实。当然,现在说赞美有些为时过早。在1788年《绅士》杂志(首个以“杂志”来自称的期刊)的一篇文章中,将氢气球的出现称为是“数十年来,甚至是创世纪以来最为壮丽和最为惊人的发现”。它向读者保证,时间将会揭示气球实验的价值。

  不过,现在哪怕是最铁杆的虚拟现实技术粉丝也不禁会发问:虚拟现实设备的杀手级应用究竟是什么?

  寻找一个在人们的脸上戴个盒子的理由

  平心而论,人们对于虚拟显示设备杀手级应用的疑惑实际上等同于“为何要在脸上戴个盒子”。这是一个相当实际的问题,那些佩戴着Oculus头戴设备的用户看起来真的相当愚蠢。

  对此,一名《连线》杂志的作者描述了自己的经历:在一次虚拟现实技术大会上,他看到一个科技爱好者正襟危坐地在一条长凳上把玩一台Oculus Rift。在长凳的一边放置的是一本书,这名科技爱好者在书上快速地移动鼠标,控制那些其他人看不到的虚拟物体。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光电工程
  • 显示屏
  • 制程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