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显示网

面板/模组

正文

京东方CEO陈炎顺:政府支持都是通过市场化方式来运作的

导读: 陈炎顺认为,所有政府的支持都是通过市场化方式来运作的。我们有一条发展的思路,政府支持市场化运作。

5月10日消息,广发证券主办,新浪财经协办的“广发证券2018投资高峰论坛”在上海举行,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与京东方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CE0陈炎顺参与对话“进口替代与中国制造业升级”。

刘世锦认为,市场化的方向还是要坚持,市场化的方向会有回报率的要求,如果说政府确实认为某个产业是要支持的,甚至采取补贴的方式支持,那是另外一种类型的基金,或者说政府搞得某个基金中已有这种功能的话,你得有相应的规则。

陈炎顺认为,所有政府的支持都是通过市场化方式来运作的。我们有一条发展的思路,政府支持市场化运作。大家看到,地方政府给我们资金方面的支持,都是通过地方政府的投资平台,以股东形式来进行的,而不是白送的,天下没有白送的午餐。

以下是刘世锦和陈炎顺对话全实录:

曾瀞漪:你一上台的时候既感谢大家,又说这几年来受到非议。这几年,我觉得你们活得挺好的。2012年之后京东方的营业收入从200亿、300亿、400亿、600亿增长到去年的900多亿,非议从何而来?

陈炎顺:过去十年里,京东方在资本市场受到非议。有几个比较典型的观点,第一,京东方是一个无底洞,投不完的无底洞。第二,京东方甚至是中国高科技发展的悲哀。其实坦率来讲,我们压力很大,那时候中国的高端制造产业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须经过较长时间的发展和积累。这次中美贸易摩擦,中国必须要掌握自己核心技术,但是核心技术不是一天两天说做就能做成的,需要经过时间的打磨。京东方经过15年的发展才有了今天,半导体、晶片产业15年还不够,需要大家有时间,有耐心。

曾瀞漪:我这么近距离看陈总,虽然说过去一二十年不容易,但是您的皱纹不多。请就坐,热烈掌声欢迎刘世锦先生再次上台,帮我们谈谈这个环节产业发展跟政策都是有关系的。

陈炎顺先生刚刚谈到,目前全球显示屏中京东方占四分之一,你们是老大了。熬了这么多年终于到了老大的位置,老二是谁?

陈炎顺:现在京东方所在的这个行业,属于一个全球性的充分竞争的行业,目前京东方占全球市场份额的25%,第二、第三、第四是韩国两家企业以及我国台湾地区的一家企业。

曾瀞漪:京东方这么多年来能够走到现在,我想听到最多的一个说法,也就是刚刚Jason先生提到的,他们听到很多人对中国企业,能够这样艰苦,最后这样起死回生很重要的原因是来自于政府的补贴,说明了你们就是靠补贴,京东方就是靠政府补贴起来的,非议是否来自于此?

陈炎顺:这点我不太同意主持人的观点,其实我想说两点。第一,任何国家的政府对高科技企业发展都是有一些支持的。比方说中国对高科技产业的发展是有些支持的,我国制定了战略新兴产业规划、中国制造2025等等,这是一种支持。另外向研发补贴,资金方面提供一些支持。美国政府何尝不对高科技企业发展给予支持呢?我们拿一个很简单的数据说,大家知道去年底富士康在美国投了一条生产线,美国政府给他各种补贴加起来将近30亿美金,补贴额达到了总投资的30%,这在各国政府都有的。

曾瀞漪:吸引好企业,补贴是吸引好企业非常重要的手法。您刚才不同意我说京东方是靠补贴起来的,能不能更详细的解释一下,到底中国所谓的政府在补贴企业发展过程当中的这种补贴的方式是个什么样的情况?你们究竟有没有从补贴当中获得好处,或者补贴其实还有另外一种运作的形式是我们很多人根本不了解的,告诉我们一下?

陈炎顺:是的,我刚才忘记回答主持人这个问题了。第二方面京东方在发展过程中,所有政府的支持都是通过市场化方式来运作的。我们有一条发展的思路,政府支持市场化运作。大家看到,地方政府给我们资金方面的支持,都是通过地方政府的投资平台,以股东形式来进行的,而不是白送的,天下没有白送的午餐。

曾瀞漪:说仔细点,以股东的形式来支持的,然后这些股东从你们的成长当中?

陈炎顺:我们前些年在企业的发展中,政府平台先进行投资,在投资的投入期完成以后,我们会通过定向增发的方式,把地方政府对项目的投资转化成为资本市场的股票,这也是市场化的。所以我想这种方式也是开创了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的一个模式。

曾瀞漪:您提到的这个市场化对很多人来说是比较新鲜的词,政府在支持企业发展,尤其向所谓进口替代的企业也好,产品也好,民族工业也好,中国现在未来要领先的制造业来说也好,都是有一个帮助,但这个帮助就你来讲,其实不是平白无故的帮助,是市场化的运作。市场化运作当中,中国最近要成立一个3千亿元的产业基金,甚至更多。您怎么看这样一个产业基金的成立对你们的需求?

陈炎顺:我个人来看,中国在支持高端技术或产业发展过程中,已经是太市场化了,甚至可以讲有点过分市场化了。大家都知道,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都要有一段时间的积累期和沉淀期。大家看到,我们国家在半导体产业发展成立了3千亿甚至更多的产业发展基金,这些产业的发展都是以基金的形式运作的。你们都是搞投资的,这些基金投资的门槛收益率是8%,我们是拿不出来的,尤其是在企业发展初期,8%的资本门槛收益率对我们来讲是要命的,所以我觉得已经非常市场化了。

曾瀞漪:您强调对于您这样的企业来说,政府来投资,但是对你们的要求也不低,要有8%的回报,你很难做到。

陈炎顺:在企业发展初期,很难做到保持8%这样的收益率水平。

曾瀞漪:政府现在的产业基金似乎看起来在帮助企业的,实际上又有8%,我估计回报率都不低的。您觉得从这样的情况看起来,表面上让别人误解中国政府在补贴企业,另一方面对企业来说又不经济实惠,你怎么看政府成立产业基金的运作,实际可以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您有些什么样的看法?

刘世锦:我觉得市场化的方向还是要坚持,市场化的方向会有回报率的要求,如果说政府确实认为某个产业是要支持的,甚至采取补贴的方式支持,那是另外一种类型的基金,或者说政府搞得某个基金中已有这种功能的话,你得有相应的规则。因为这个事更多的是地方政府有这种基金,还是要坚持市场化的原则。纯粹的政府搞一些基金,不顾回报,比如说最近说中国的芯片要重视,有些地方又想一哄而上,都要搞芯片产业,又要攻关,又要搞一些投资基金,不顾回报的搞,这样搞可能要走弯路的。

曾瀞漪:您说地方政府一提到国家民族的时候,总觉得说不行,我就要帮中国向前进,要创出一番事业出来。现在中美打贸易摩擦,我们要为未来国家发展做准备,他们有这样的志向。问题是现在不像以前那么有钱了嘛,银行也不能随便放贷了,国家也不那么有钱了,这些地方政府真的要支持芯片发展做得到吗?钱是最重要的。

刘世锦:你的观点我还是同意,其实中国我们这么些年在科研方面的投入其实是不少的,中国RFID占中国GDP的比重水平也不低。现在的问题到底我们的效率怎么样,特别有些高端的技术和产品,中国现在就某个项目来讲,看起来是缺钱。从整个社会来讲,可能不一定缺钱,我们实际上缺的是一个环境,一个体制机制。能不能在这种环境和体制机制之下有那么一个团队,有那么一个企业,五年、十年持之以恒的在这方面来攻关。

曾瀞漪:您觉得现在有吗?

刘世锦:我认为现在中国也有,比如中国的芯片工业,这么多年,其实做了很多尝试,也花了很多钱。但是失败的企业更多,但是有一些企业成功了,目前大概手机芯片中间,最成功的是华为,华为现在据我所知,我对这个也不是很了解,我看到的报道,华为我们现在用的芯片还是这个芯片,他的水平在国际上来讲也是前列的。中国这种企业其实已经有了,另外京东方很值得一提,京东方本来是个国企,经过改制以后,刚才陈总讲了很多数据,我听了以后,我还是很有感触。一个国有企业经过这么多年,实际上你们也在改制,高技术产品能够进入世界前列,特别他们的专利能够进到世界的前几位很少。我觉得京东方作为一个国有企业能够发展成目的的样子经验很值得研究。刚才讲了王氏定理,我猜想这类的企业之所以能出现这样的格局和局面,关键是有个企业家,他已经多少年在这个企业干,是有企业家精神的。中国有一部分国企将来的出路在什么地方?京东方给了很好的启示。中国下一步解决芯片这类的问题,一个京东方不够,五个、十个,一个华为不够,五个、十个。另外华为在什么环境中间成为起来?深圳,深圳是中国的创新型城市,创新的中心,因为它创新的环境好。中国再有10个、15、20个像深圳这样创新型的城市,我们在高科技领域中间,在什么战争,或者有些摩擦,中国就处在不是现在的地位。

1  2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光电工程
  • 显示屏
  • 制程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