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显示网

新型显示

正文

游戏玩家福音:虚拟现实新技术解决3D眩晕问题

导读: 很多人在玩3D游戏时会感到眩晕不舒服,自然也有一部分人在使用虚拟现实VR技术时候也会感到头晕目眩。近日,Facebook下属的Oculus公司宣称其已经克服了VR3D眩晕症的问题

  很多人在玩3D游戏时会感到眩晕不舒服,自然也有一部分人在使用虚拟现实VR技术时候也会感到头晕目眩。近日,Facebook下属的Oculus公司宣称其已经克服了VR3D眩晕症的问题,美国一家网站专栏作家Brustein结合自己的亲身体验,对此作了一个梳理。

  Brustein的文章主要内容如下:

  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缩写为VR)使我恶心不舒服。一戴上虚拟现实眼镜我就开始感到口干舌燥,有种脱水的感觉,继而开始冒汗,这个时候想要避免难受不舒服已为时太晚。

  拥护VR技术的人认为不舒服感不会再发生了,他们认为晕动病问题(motion-sickness problem)已被解决,最终为VR技术的广泛采用清理出了一条通途。在索尼公司的Morpheus工程部工作的一个工程师曾耐心地向我解释说Oculus虚拟现实设备是如何防止恶心呕吐的,当时我还尚未从体验虚拟现实后的头痛状态中缓解过来。使用Oculus虚拟现实设备的早期版本的时候,我也有过相似的体验;它使我感到如此虚弱无力,以致于我需要在床上静息好几个小时才能恢复正常。

  Facebook公司下属的价值20亿美元的Oculus虚拟现实产业由首席执行官Brendan Iribe执掌。那些叫得最欢的人宣称虚拟现实技术已经克服了我的身体对虚拟现实的不适应,他便是其中之一。他本人也对虚拟现实有点敏感,体验时也容易感到恶心。“我正好也处在边缘,”他告诉我,“而且我是公司里面对虚拟现实对敏感的人之一。”等到最新的Oculus头戴式显示器Crescent Bay在不久的将来上市进入消费市场后,Iribe预料有些人对之肯定还是很敏感。“我对Crescent Bay感觉还行,”他说道,“但是我知道,有些东西还需要完善改进。”

  我对新的Oculus虚拟现实眼镜也快接近满意的程度了。本周早些时候,Iribe让我戴上新的眼镜给我演示了一番。十分钟后,我几乎没有感到口干舌燥,也不需要大口喘息。看来虚拟现实技术还真取得了进步。

  虚拟现实体验不得人心的效果使像我一样的人病倒在上面。如果眼睛留意这个事物,而耳朵听到的却是别的事物,那结果就是使一些人产生恶心反应。大部分不适应症之所以产生,是因为在VR眼镜中观察到的运动存在着迟延滞后现象:你摆动脑袋,而虚拟世界需要花零点几秒才能扑捉到你的动作。正如其改进了转换传感器输入的软件一样,Oculus公司为最新研发的眼镜增加了传感器,以便消除滞后现象。

  Oculus公司一手打造了二十来个Crescent Bay原型。Iribe希望在2015年的时候把这些设备配销给开发商,而且他只透露说,新的Oculus虚拟现实眼镜预期会在“数月内,而非数年内”向消费者推出。他说,只有在向消费者推出好几代产品之后,才有可能能彻底解决晕动病问题,而这很有可能需要耗用数年时间。

  不适应症并非唯一的障碍。该公司还在继续开发一个输入设备。今年夏季,该公司收购了Carbon Design团队,该团队曾为Xbox 360研发了控制器。虚拟现实开发商一直在设计配合游戏手柄和键盘一起使用的软件。现在,Oculus公司打算开发一个控制器,可以用来追踪手部动作,比如,当一个玩家在现实世界中举起手,他将在虚拟世界看到相同的动作。当人们在现实世界把双手举得与脸同高,他们也需要在虚拟世界看到这一动作。Iribe表示,该公司在这一方面还远没有准备好,距离大规模生产制造以向消费者推出还差一大截。

  然而,最大的问题还是内容(content),这同样也可能是晕动病的最大根源。Iribe承认,早期的Oculus原型实际上不可能被开发商拿来开发虚拟现实内容,因为玩家不可避免要伴随出现头晕头痛现象。该公司需要开发商制作足够有吸引力足够震撼的内容,以把人们吸引到虚拟现实中来。在某种程度上,那意味着避免制作那些使玩家病倒在上面的内容。

  Oculus公司自己对Crescent Bay的演示包含了一系列体验,就是为了卖弄它自己开发虚拟现实的优越效果。在一个场景中,体验者站在一个高大建筑的顶部,感到头晕目眩,心惊胆跳。在另一个场景中,体验者身处一段很长的走廊,看着一头暴龙迎面迈来,故作镇静,不想畏缩以示胆壮。场面很真实很震撼——直到你回过神来,恍然记起你从没得到机会进入虚拟世界一看究竟。随着虚拟世界中的事物慢慢在你身边移动,你顶多觉得自己仿佛置身镜头,慢慢飘飘欲仙起来了。Iribe希望开发商能够坚持这一主旨。“我们确实在推销和传达静态的体验,但几乎不怎么推销静态的虚拟现实,”他说道。

  笼络人心依然是防止人们产生恶心感的最容易的方式。考虑到Oculus虚拟现实设备至少首先被看成是一款游戏设备,这也可能是限制Oculus的瓶颈。如果一头暴龙正迈着笨重的步伐迎面而来,难道你不想逃跑躲开吗?“你仅仅是来体验VR创造的不一样的现实的,而不是冲着舒坦的VR来的,”Iribe说道。“你在寻找一个不一样的平台。就像你不可能在智能手机上面获得玩《使命的召唤》(Call of Duty,一款PC游戏)的那种宏大、丰富的场面体验一样,你拿着手机只能玩玩《部落战争》(Clash of Clans,一款手游)。”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光电工程
  • 显示屏
  • 制程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