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显示网

其它

正文

撒了谎的苹果手机还能用吗?

导读: 我们出让了自己的一部分隐私安全,以换取生活的便捷或者其他得利(优惠、个性化等)。个人并非没有选择,要想绝对的安全,除非退回上一个时代。

  有个问题许多人可能没想都没想过:苹果手机还能使用吗?

  引发这个问题的是苹果的一项“隐私”被泄露事件。泄露苹果隐私的是美国的一个黑客乔纳森·扎德尔斯基,他在纽约举办的黑客大会上,展示了如何利用存在于iOS后台的“后门”服务、从iPhone中提取出大量数据。这个“后门”用户并不知情,且无法禁止。随后,苹果发布一则简短声明,证实系统中确实有一种独特的“诊断功能”,可以向企业IT部门、开发者和苹果维修人员提供所需信息。苹果同时还声称并没有为任何情报部门创建“后门技术”。

  显然,若非乔纳森·扎德尔斯,用户都不知道一向标榜安全与尊重用户隐私的苹果公司说谎了,也在做着其他IT公司同样的事情--虽然他们依然声称自己和其他公司不一样。“我们真的要向乔纳森·扎德尔斯基致敬”,中国移动互联网产业联盟秘书长李易在评论中写道。这位行业人士还记得:“哪怕在震惊全球的‘棱镜门’事件爆发之后,苹果官方也从来没有承认过自己协助美国安全机构监视个人隐私的事实。”这篇最终刊发在《新京报》的文章,不无悲观地写道:“在‘隐私与安全’这个问题上,民众寄希望于‘厂商自律’根本就是天真而滑稽的幻想。事实证明,即便是自诩为‘最注重用户体验’的苹果,也有‘小九九’。”

  依靠厂商自律,当然是奢望,尤其是在“隐私”已经越来越成为一门生意的时候。比如,一些大数据的推荐服务,都是依靠用户的使用习惯、偏好、消费内容等信息,来做出判断。所以当你购买了一部手机之后,很长时间里,网页侧面的广告都是手机类产品的推荐。但同时,读者也应该意识到,正是这种大数据的判断,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方便。《中国青年报》7月24日一篇文章提到了一组数据:“全球著名研究机构高德纳于2014年年初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预测,到2017年,将会有80%的用户愿意让服务商收集、跟踪和交换自己的个人信息来换取优惠、方便和个性化的服务。”

  所以,有必要重新定义一下我们这个时代的对“隐私”的认识。“我们并不是生活在纯洁的世界里,有时承担一些隐私泄露的风险,会使生活更加便利。”某知名互联网公司的首席隐私官谭晓生通过《中国青年报》如是解释道。我们出让了自己的一部分隐私安全,以换取生活的便捷或者其他得利(优惠、个性化等)。个人并非没有选择,要想绝对的安全,除非退回上一个时代。“每个公司和个人都面临着安全和隐私问题,个人信息不完全被人所知很难,所以现代人要学会新型的生活。”

  要学会适应这个时代的非独个人,作为社会秩序的维护者,法律要做的也尤其多。现在,它还有很多缺漏之处:虽然中国在40多部法律、30多个法规、200多个规章中,都散见对个人信息的保护,但过于碎片化,不成体系,很难得到有效利用。新华社也关注到了移动互联时代,数据的所有权和使用权的问题,在《移动网络时代用户隐私谁来保护》一文中,作者引用了公安部第一研究所科学技术信息中心副研究员杨卫军的观点:“数据来源于网民或企业用户的现实工作与生活,存储在网际空间,数据信息是否为公民或企业的私有资产,权属不太明确。目前,在数据保护、交易、责任等方面的法律法规落后于实践需要。

  当然,在社会舆论场里,也有不同意见。比如,具体到本次苹果获取用户信息的事件,《南方日报》的编辑们有不同的看法。早在央视对苹果提出质疑的时候,该报就刊发了一篇文章《”泄露个人隐私“的帽子不应乱戴》。论者程鹏在文章中自问自答道:“最大的疑问就是苹果泄露用户信息的动机何在?众所周知,苹果虽然是一家软硬一体的公司,但硬件销售却是其利润的主要来源,在基于定位的广告推广并非其所长,在没有成熟商业模式的支撑下,苹果有必要积极收集用户信息、主动得罪消费者吗?……专家称这些信息没加密,可以轻松找到,但这个‘轻松’究竟是对专家而言,还是对普通用户而言呢?”

  国家安全。对于这家美国的巨头公司,人们把这个答案抛给程鹏,这也是社会舆论场里的主流观点。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栏目引用了一则数据:“根据近日发布的《美国全球监听行动纪录》,苹果和安卓手机操作系统在美国国家安全局内部被称作‘数据资源的金矿’,美英情报部门2007年就已合作监控手机应用程序,美国国家安全局一度将这方面预算从2.04亿美元追加到7.67亿美元。”而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朱巍则在评论《隐私与安全,不能靠厂商自律》中将此次风波联系到了斯诺登事件:“回顾‘斯诺登事件’,美国为了所谓的‘国家安全战略’,试图将先进的技术作为监听监控的‘障眼法’,这只‘看不见的手’早已横行于世。虽然没有苹果公司与该国情报部门合作的直接证据,但却不能否认这种技术上的可能性。”而工信部电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李易,也在《京华时报》刊文称:“我们就不难理解在这种严峻的背景之下,‘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的成立,我们就不难理解‘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的论断。”进而,作者呼吁要继续推进中国人自己的移动操作系统和移动处理器的研发工作。

  问题在于,即便真的是为了国家安全,美国情报部门要我的消费信息作何用处?又要我同事的跑步地点来干什么?或者窃取了我背着我老婆见女朋友的约会信息,只是为了要挟我,以便让我协助他们窃取政府信息?当然不是,如果真要威胁国家安全,他们应该也会有特定人群。

  但无论是法律解决,还是自主操作系统的研发,都非一朝一夕之功。《环球时报》因此还考虑到迫在眉睫的国家安全问题,认为短期内也必须采取相关措施才行:“因为苹果手机是硬件、软件和云服务等完全一体化的封闭系统,外部企业和安全厂商无法插手,对于潜在的安全问题只有苹果单方面的说辞,很难进行公开透明的有效评估和改进完善。”因此,这篇文章的作者,浙江传媒学院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主任方兴东回答了本文开篇的那个问题:“可以要求党政军以及重要关键基础设施的人员,禁止使用苹果。”

  这我是赞同的。

作者:李普曼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光电工程
  • 显示屏
  • 制程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