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权投诉
搜索
更多>>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OFweek显示网

移动显示

正文

荣耀6集百家之长 华为需要颠覆式创新吗?

导读: 被视为“小米最强阻击者”的华为荣耀系列,自作为独立品牌运行后,凭借着亲民售价加上不俗的配置受到不少关注。而作为华为最新一代性价比旗舰荣耀6当然也是被寄予厚望。

  被视为“小米最强阻击者”的华为荣耀系列,自作为独立品牌运行后,凭借着亲民售价加上不俗的配置受到不少关注。而作为华为最新一代性价比旗舰荣耀6当然也是被寄予厚望。搭载全球首款海思麒麟920八核处理器、首次采用了LTE  Cat 6技术以及孔雀翎的设计灵感都让这款手机充满亮点。从外观来看,荣耀6给人一种集百家之长的感觉,却缺乏突破性的的自主创新,那么正身陷“创新者的窘境”的华为,需要颠覆式创新吗?华为还能走多远?

  一、何为颠覆性创新?颠覆性创新是颠覆性技术创新吗?跟随战略适用于颠覆性创新吗?

  在瞬息万变,不断涌现颠覆性创新的信息社会中,华为能不能继续生存下来?我认为任总提出了一个了不起的问题!一个企业家的了不起绝不在于他能够解决什么问题,而在于他能够发现并提出什么样的问题,问题的水平反映了一个人的心胸和境界。

  任总意识到华为已是一家大公司,是“一个‘宝马’”,正在迎接特斯拉的挑战。他说:宝马追不追得上特斯拉,一段时间是我们公司内部争辩的一个问题。多数人都认为特斯拉这种颠覆性创新会超越宝马,我支持宝马不断地改进自己、开放自己,宝马也能学习特斯拉的。

  汽车有几个要素:驱动、智能驾驶(如电子地图、自动换档、自动防撞、直至无人驾驶……)、机械磨损、安全舒适。后两项宝马居优势,前两项只要宝马不封闭保守,是可以追上来的。当然,特斯拉也可以从市场买来后两项,我也没说宝马必须自创前两项呀,宝马需要的是成功,而不是自主创新的狭隘自豪。

  任总认为宝马经过技术上的学习是可以摆脱特斯拉对它的颠覆的,这也支持了他文章的立论:大公司不是会必然死亡,不一定会惰怠保守的。否则不需要努力成为大公司。

  换言之,任总的观点是只要你能成为大公司,你就不一定会死掉。因为任总相信大公司的死亡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惰怠保守”。但我不得不遗憾地说,任总对于特斯拉的理解是肤浅的,他对于颠覆性创新的理解更有着本质上的错误,这样的错误很可能会是华为倾覆的伏笔。

  首先,任总以为特斯拉对宝马的颠覆仅仅是技术的颠覆,他认为汽车有四个技术点:驱动、智能驾驶、机械磨损、安全舒适,特斯拉在前两项领先,宝马在后两项领先,宝马只要能够在前两项补足就能够超过特斯拉。事实上,特斯拉与宝马是两个品类。特斯拉最大的颠覆是将汽车从功能型变成了智能型,并且在产品、商业模式、营销渠道方面都颠覆了传统汽车模式。特斯拉前置巨大的触摸屏,把车和云端系统关联起来,完全智能,可以将其视作大号的iPhone。

  正如iPhone刚诞生时,乔布斯说:苹果重新发明了手机。那时候大家都不理解,诺基亚也根本不相信苹果那一套。但今天,大家已经清楚地看到,是苹果把手机从功能型变成智能型的产品。这是乔布斯最了不起的地方,也是特斯拉最了不起的地方。令人遗憾的是,任总把特斯拉的成功仅仅归因于几个技术属性的领先,这是多么大的认知盲区啊!

  其次,对于特斯拉的判断也反映出任总对于颠覆性创新这一概念的理解偏差。他认为“颠覆性创新”就是“颠覆性的技术创新”。那我就先辨析一下这一概念。

  1997年,哈佛教授克里斯坦森发布《创新者的窘境》一书,书中提出的“颠覆性创新”概念震动了当时的学界和商界,时至今日,毫不过时。此书对乔布斯、周鸿祎、雷军都影响巨大,小米的成功可以称得上是颠覆性创新的典型案例。我本人创业失败,回到中欧教书,创办中欧创业营,几乎就是靠这五个字来吃饭的,它既是中欧创业营的核心教学理念,也是我本人课程的核心内容。所以我对这一概念有一点点的研究。

1  2  3  4  5  下一页>  
声明: 本文由入驻OFweek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我来说两句

(共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 光电工程
  • 显示屏
  • 制程工程
  • 猎头职位
更多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